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彩虹下的约定

走过的路崎岖不平!仍然要勇敢面对真实的人生。常保持一颗童心,常还感恩之情!

 
 
 

日志

 
 
关于我

没有文学功底, 没有华丽词句, 借网络一园地, 种我喜乐之种, 耕耘我想耕耘。 展现真实自己。 书写多彩人生, 欢迎各方嘉宾, 广交德才之人, 精选寻觅知音。

网易考拉推荐

【推荐】忆那时(兵团经历片段)  

2014-05-30 20:34:26|  分类: 兵团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支左”二、三事

文 ∕ 李明亮

        一九七零年四月,我和连里另外十四名战友接到一个光荣而特殊的任务:“支左”。随

即,由十五人组成的小分队奔赴“三支两军”的前沿阵地—一个以“阶级斗争”为主的新战场。

那是一个特定的历史年代,“文革”的硝烟笼罩着中国大地,工厂、学校派系林立,武斗不断,社

会秩序被破坏,文革的内乱造成了国民经济的停滞,已经发展到了失控的局面。于是出现了“三

支两军”即支工、支农、支左和军管、军训、解放军成了社会的主流。他们进驻新闻、媒体等

文化教育领域,进驻各大中专院校,进驻工厂、农村及社队……。掌握斗争的大方向,促进抓革命、

促生产,复课闹革命……。意在恢复社会的本来面目和秩序。刚走出校门的学生娃当时并不完全

清楚中央内部还存在两条路线的斗争,能够到三大革命运动的第一线去接受锻炼真是个不错的安

排,一则免得在温室里变修,二则增长阶级斗争的才干。我们所到得基层是伊克昭盟〔相当于

地市级〕所属伊金霍洛旗〔相当于县级〕的最高权力机构“军事管制委员会”简称军管会,  军

管会的最高行政长官是由北京军区派下来的一名副师级干部和部分现役军人,再就是我们这些兵

团战士,一连和九连的兵团战士被分配在旗里工作。开始主要工作就是组织各单位群众学习中央

文件,领会中央精神,面对的群体有工人,有干部,也有学生,还有街道、社区的妇女。人群的

成分很复杂,岁数比我们都大。开始,我们的工作畏畏缩缩,不敢放开手脚,当时的社会状况:人民

群众唯现役军人而马首是瞻,有谁会把我们这些“土八路”放在眼里。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实践,

我们的政策水平和工作能力不得不让军管会的领导刮目相看。通过一年的劳动锻炼和兵团浓厚政

治氛围的熏陶,已经具备尘埃落定的意味。很多重要场合军管会领导常常征求我们的意见,兵团战士

的见解往往有着石破天惊的效果。没多久我们被推到斗争第一线,成了军管会的主力。 经过四年的

“文革”,社会的动乱,人性的扭曲给国家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一些靠“造反”起家的坏头头乘混

乱之机,发国难财,大肆侵占国家财产,组织群众斗群众,迫害老干部……。在群众中造成极坏影响,为

此我们把这些家伙分别登记造册,列为重点,深入调查、了解,雷厉风行是我们的工作特点,我们做了详

细的工作部署,找他们谈话、传讯、分别进行隔离和省查。在邪恶面前,我们是正义的化身,派系组织

被勒令解散,坏头头被群众“专政”和监督,好人扬眉吐气,坏人得到应有的惩罚。很多群众和妇女并

不知“军管会”是干什么的,但她们知道这是党派来的“贴心人”有事找“军管会”肯定没错。有时

甚至指名道姓的找我们汇报情况。往往反映一些男女作风问题和一些家长里短的小事。这些都不是

运动的主流,我们还得耐心的听下去。这里是阶级斗争的前沿阵地,是战场,因而我们每个人都十分小心,

因为我们代表的是党的政策,不能让自己犯阶级立场的错误。“军管会”纪律严明,“三不准”中有一

项不准喝酒,确实有因喝了酒被通报处分的。不准乱搞男女关系,也是其中的一条,我们中的一个同事出

事了。 王某出差时在东胜汽车站上车,他在候车室的长条椅上吸着烟,清瘦的脸颊从任何角度都看不出

一点光泽,一双小眼睛在近视镜的后面疲倦的下垂着,偶尔眨动一下,表示他没有睡着。而他身边的一个

农村姑娘却真的睡着了,不由自主地把头歪在他的肩上。他可能觉得这不大合适,却又不忍心把她推开。

也许是为了让姑娘睡的更踏实些,他往开挪了挪,把她的头扶在他的腿上,姑娘显然睡的更实在了。这画

面是怎样形成的,他也不知道,即无前因,也注定没有后果。二十刚出头的小伙子对异性没有一点经验,但

他觉得这感觉挺好,他的倦意全消。一个黄花闺女这么近的挨着他的身体,这对他来说还是头一次。看她

熟睡的样子,他忍不住用手去抚摸她的脸蛋。问题就这么发生了。一个穿大衣的人已经站到他的面前。

“这是你什么人?”“…”“你是什么人?”“…”其实,这不是圈套,没有特别的政治目的,与经济

目的,那时的人还不会设圈套。一位外国学者说过这样一句话:“人世间没有第二件比性的问题更能激

动人心,更能影响人的祸福了…”。如何处理王某的报告递到旗“军管会”,于是出现了两种意见。主任

主张严惩不贷,做政治思想工作出身的付主任用他的语言优势力排众议,说到:“错误是没有争议的,关

键是错误的性质.我们都带过孩子,我们教育孩子不许撒谎,不许偷东西,听大人的话.不可能说了就见效,你威

胁说再偷就打断你的腿,他又偷了,你真打断他的腿吗?这是一批刚走入社会的学生娃,来就是接受教育接受

锻炼的。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已经到了情窦初开的青春期,到了找对象的年龄,喜欢女性是正常的,你就

是借给他个胆儿,也不可能做出

什么实质性的事来。我们都是从那个年龄过来的。孩子的错连上帝都会原谅,我看还是以教育为主吧。”

王某就这么幸免于难了。      郭某的运气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这是我要讲的另一个故事。 历经一年的

“支左”工作已经进入尾声。在总结大会上伊克昭盟的“支左”工作受到内蒙“前指”总指挥尤太忠

司令员的高度赞扬和肯定,还特别提出对内蒙建设兵团的战士在此次运动中所做的贡献给予通令嘉奖。

二十二团副团长于鹤久专程赶到伊盟接本团的凯旋人员。就在此时一个“严肃”的政治事件发生了。

各基层分会的兵团战士在旗招待所住了一夜,第二天大家兴高采烈地背着背包踏上了归程。这时招待

所的服务员气急败坏地跑到军管会反映了一个令人吃惊的情况:她在收拾房间时发现昨晚兵团战士住

过的房间里少了一条被单,无疑是被我们的战士给顺手牵羊给卷走了。故事到这儿并没有结束,仅仅是

开始,让我万没想到得是,后来我也被卷入事件的其中,成为故事中一个跑龙套的配角。 此时我正在住处

和战友们换上整洁的军装,准备照相,这时军管会的通讯员跑步来到我面前,让我马上去趟军管会,首长找

我有事。一见面,首长严肃而镇定的面孔让我忐忑不安,猜不透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他随手交给我俩个

信封,并交代了四个字“紧急、保密”另外一个参谋给我简单介绍了“被单”事件的原委,并嘱咐务必在

于副团长返回部队之前把信带到,查出作案人,三天后上报处理结果。路上的一切困难自行克服,顺便告诉

我你们连和九连的战士暂不回原部队,这里的工作离不开你们,让大家作好再留半年的思想准备。并给我

十分钟时间做准备,一会儿吉普车送我去渡口。我没有时间去考虑,更没有机会去选择,我只有服从的份。

        到了渡口,因黄河刚开始解冻,还没过流凌期,河上没有浮桥,也没有渡船,怎么过河?我又被拉到渡口工

作站,找到工作人员,说明情况,取得他们的帮助,并拿出那封专门为我准备的介绍信,方知上边的内容;李明

亮同志受命执行特殊任务,望沿途车站、旅店、码头、渡口给于一切方便和协助。下边是致以革命的敬礼

。并盖有大红印章,上刻: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伊克昭盟前线指挥部驻依金霍洛旗军事管制委员会,蒙

汉俩种文字,即醒目又豁亮,,公章的直径决不小于60毫米。。我感觉到过河有望!果不其然,工作人员看过介

绍信后满脸堆笑,态度虔诚,没有讨价还价的过程,答应把我无条件地送过黄河。在渡河的过程中方知其中的

艰难和危险,比房子还大的冰块在小船周围游来游去,一旦撞到船帮,船毁人亡是必然的。真是险象环生,俩个

艄公操作着浆橹左躲右挪,手忙脚乱,我也惊出了一身冷汗。过了河我还有几十公里的路程,就得靠我自己想

办法了,准确的说应该是那张盖有大红印章的介绍信,让我心里有了底。到了十字路口我还得拦一辆汽车赶到

火车站,见到于付团长才算完成任务。一种强烈的使命感激励着我,大半天没吃饭丝毫不感觉饥饿。等了大约

七八分钟,,我拦到一辆卡车,并让司机看了介绍信,司机答应送我去火车站,一路上精神亢奋,出乎我的意料,他说

没想到他也能帮解放军办一件“大事”,回到单位足可以在领导面前炫耀一番。到了车站,车还没有停稳我就

奔下汽车,入站口检票人正在关门,我急忙上前说明情况,进了站台,我直奔车厢门,我受到列车员的阻栏,

我急忙拿出介绍信……。我跑了三节车厢才找到于付团长,把信递了过去,于付团长拍着我的肩膀;小李,

你的任务完成了,剩下的事我来办。我终于能松一口气了,我刚跳下车厢,火车便徐徐开动了……。如今四

十多年过去了,每当我想起这件事,心中总有一丝的不安,经我送达的这封信,也不知给郭某带来什么样的灾难和

后果?多年来这件事一直困扰着我,让我一头雾水。一张部队的军管介绍信竟有如此大的神威?它像巜三国演义

>>中诸葛亮留给赵子龙的锦囊妙计一样神奇,每当遇到困难都会迎刃而解,比封建王朝钦差大臣手中的尚方宝剑

有过之而无不及,而涉及的事件竟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小事!是否有点小题大做?到底是值还是不值?如果我真

的误了于副团长所乘的那趟车,郭某是否能够躲过那一劫?一连串的问号跌进一个黑洞!被滚滚的思潮席卷而去。

可惜,世间没有如果,只有结果和后果!我似乎明白了。我再次放眼空旷的大海,我看见半个月亮挂在天上,半个月

亮浮在水面。

初稿:2012年9月于山东 ;截稿:2012年12月于包头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